資料圖
  鈦媒體註:傳統紙媒是大眾化的,奢侈品是小眾化的。二者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,現在正悄然發生著變化:大眾的紙媒正在變成小眾的奢侈品。看看資深媒體人楊宏生的分析:
  紙媒正在變成奢侈品──拋出這個觀點,並非危言聳聽,也絕非嘩眾取寵。在傳統紙媒未來出路的諸多設計藍圖中,我認為,紙媒走奢侈品路線,是最理想和最靠譜的方案,沒有之一。
  作為傳統紙媒的從業者,我認為,在互聯網大潮的衝擊和新媒體的變革背景下,紙媒變成奢侈品,不但可以繼續保留“油墨”和“紙張”,繼續實現紙媒人的原始理想,而且還可以賦予紙媒全新的功能,繼續為受眾服務。變成奢侈品的紙媒,只被少數人所青睞,也只為特定的少數人提供服務。也就是說,大眾的變成小眾的,而且這種變化將不可逆轉。
  傳統紙媒從業人員是一個龐大的群體。僅以報紙為例:2012年,我國共出版報紙1918種(不含港澳台數據)。報紙從業者目前保守的數據也有數十萬人。如果報紙像某些人預言的那樣在十幾年或者幾年之內消失,那麼,這些人都去搞互聯網、玩新媒體?顯然是不現實的。
  紙媒人的命運,就是紙媒的命運。反之亦然。
  沒人說要讓紙媒死。高層的聲音是:“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(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)”。顯然,傳統媒體和新媒體,不是誰吃掉誰的問題,而是“融合發展”。此外,我國傳統紙媒有著特殊的功能──宣傳功能。在任何語境下,這個功能都不能被削弱。所以,儘管唱衰紙媒的聲音接二連三,但是紙媒的生命還會延續下去是無可爭辯的。
  我認為,紙媒不存在生存問題,而是發展問題。我們不應該抱怨這個網絡化的時代,紙媒的生存確實面臨一定的威脅,但這不應該成為自暴自棄的理由,事實上,任何行業都面臨網絡的衝擊。我們需要理性地探討紙媒如何更好地發展,而不是無所適從和盲從,更不能恐懼這個時代。
  所以,在這個前提下,探討紙媒的奢侈品化發展路經才是有意義的。
  我為什麼說紙媒走奢侈品路線是最靠譜的方案?
  首先,此前類似觀點已有所涉及和探討。這不是我的獨創,也不是空穴來風。
  據法新社2013年9月25日報道,亞馬遜公司總裁、《華盛頓郵報》的新東家傑夫·貝索斯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採訪時說過這樣一句話:“未來某一天──我說不上多少年以後,也許是幾十年以後──紙質報刊也許會成為一件奢侈品。”
  在我國,早在2010年,《藝術財經》雜誌邀請相關人士對紙媒的未來趨勢做過探討,提出“紙媒未來就是奢侈品”的觀點;再早兩年的2008年,裴剛在一次網絡訪談中說:“我想未來紙媒會慢慢地變成一種奢侈品,而不是大眾消費的東西,它會慢慢的退出主流。” 裴剛任職一家藝術網,他從藝術人的角度談及紙媒的奢侈品化,值得紙媒人深思。六年過去了,他的這句話,至今仍未引起紙媒人足夠的註意。
  總之,“紙媒奢侈品化”並不是什麼新鮮玩意兒。我說紙媒走奢侈品路線是最靠譜的方案,還在於:任何冷冰冰的科技,都不能完全替代人們內心最原始最柔軟的東西──感情。當下社會,飛機汽車已經很發達了,可是依然有人在養馬,馬變成有錢人的玩具。電和電燈早已普及千家萬戶,可是人們依然會點亮蠟燭製造浪漫或寄托哀思。
  所以,儘管網絡技術已十分發達,傳統紙媒深受衝擊,但是,我依然樂觀地認為,紙媒的那張“紙”不僅不會消失,而且還會變得更精美。
  這種精美不僅體現在紙張的選擇和版面的安排上,更體現在具體內容和服務意識上。變成少數人買單的奢侈品,紙媒人怎麼敢隨便糊弄?所以,紙媒的奢侈品化,首先要求紙媒從業人員在堅守理想的同時,調整好自己的心態,時刻讓自己充滿正能量。這種正能量的釋放,首先要求紙媒人回歸本位。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:“嚴格新聞工作者職業資格制度”。記者是一種特殊的職業,嚴格準入制度,在當下顯得尤為重要。
  在這種前提下,紙媒人需要重塑形象。惟有如此,紙媒才可“貴”。在奢侈品化的道路上,紙媒人需要仔細研究受眾,是誰在買報紙?誰願意買報紙?他們喜歡什麼內容?他們需要什麼服務?
  但是,當下很少有紙媒仔細研究自己的讀者對象,他們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生產出來的報紙究竟是誰在閱讀,根本沒有真正運用市場化的手段對待報紙的生產。
  這幾年,我國不少紙媒都在“轉企改製”,已經或正在變成企業。而企業就是要追求利潤最大化。只不過,不同於一般的企業,媒體還需要承擔特殊的輿論功能等作用。
  不過,如果真正把報紙看作是產品的話,那麼,其實,當下的報紙早已具有“奢侈品”的部分特點了。
  生產一份報紙是很昂貴的。“數據顯示,美國報紙平均下來,管理成本占14%,紙張16%,印刷20%,發行9%,廣告開銷14%,最後留給內容生產的只有27%。由此可以看到,近一半的報紙運營費用被用在物理生產過程中,而不是編採活動上。由此,當讀者越來越多地在網上獲取新聞,印刷出來的報紙註定會變得較為昂貴,成為一種利基產品,甚或是一種奢侈品。(胡泳,《報紙為啥普遍陷入困境》,《新聞記者》2013年第8期)”
  我國報紙的情況類似。不少報紙的發行是虧錢的,賣報紙的錢不足以支付印刷費。也就是說,報紙生產出來之後,在市場上進行銷售,鮮見賺錢的。
  可是,“企業化”了的報紙又必須符合“企業”特點──最大化利潤。問題隨之而來,怎麼最大化利潤?再進一步說,如何打造真正的奢侈品報紙?
  答案就在紙媒人:回歸本位、研究讀者、提供服務。總之,紙媒人要有一顆打造奢侈品的心。
  互聯網註定是大眾的。傳統紙媒的未來註定是小眾的。大眾的互聯網提供的是海量的碎片化信息,人們無暇深刻思考信息背後的東西。美國《決策與判斷心理學》雜誌刊登的一項研究顯示,知道的信息越多,反而可能影響人們的決定。
  在這個浮躁的時代,總有少部分人需要深刻的思想。而小眾的奢侈品化的紙媒正好提供了理性選擇的途徑。
  談及紙媒未來探尋紙媒發展路經,我不太喜歡用“轉型”這個被大家用濫了的詞兒。我認為,紙媒無所謂轉型。別以為弄個電子版網站、整個.com、搞個APP出來,就是紙媒轉型。真正的轉型就是你徹底不乾紙媒了!
  既然繼續做紙媒,就應該老老實實的研究新聞規律和市場規律,一切按客觀規律辦事,沒有捷徑。
  規律就是走奢侈品路線,盡一切努力辦好紙媒。如果能力確實有限,至少也要有一顆嚮往“迪拜”的心。
  去年年底信誓旦旦不再出紙質版的美國《新聞周刊》,如今計劃2014年1月或2月再次付梓,回歸傳統紙媒市場。《紐約時報》12月3日援引《新聞周刊》總編輯吉姆·尹波科報道,重新回歸的雜誌可以看做對在線註冊用戶的“獎勵”。“我們把它看做一種獎勵,一種小眾產品。”尹波科說,出版方希望這一刊物重生第一年發行量能夠達到10萬份。
  註意,尹波科說紙質的《新聞周刊》是“小眾產品”,這符合奢侈品的特點,只為特定的少數人服務。如果《新聞周刊》不再出版紙質版,一直堅持在網絡上冷冰冰地展現電子版,其小眾的奢侈品特性根本無法淋漓盡致的呈現。
  既然紙媒依然有生命力,那麼,就應該琢磨怎麼辦好紙媒。我堅信紙媒正在變成奢侈品。我願意借助鈦媒體與大家共同探討交流。(本文觀點僅供交流,不代表供職單位,獨家首發鈦媒體)
  (原標題:讓紙媒變成奢侈品)
(編輯:SN085)
創作者介紹

cq16cqnhs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